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鬼故事 翻花绳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周东是个公交车司机,上班时间还算固定,一星期早班,一星期夜班。他的妻子杨美是个漂亮的女人,在一家童装厂做会计,两个人赚得钱倒也足够开销,而且他们的女儿还小,幼稚园中班而已,所以日子过得还算轻松。

这天周东晚班,在家睡着,杨美去接的女儿:“媛媛,妈妈在这儿。”

女儿媛媛扎着两个小辫蹦跶着扑进杨美的怀里:“妈妈,今天我在班上学到了好玩的东西呢!”

“是吗?什么好玩的呀?”杨美抱着女儿穿过人群,没等媛媛开口,她便问道:“媛媛,饿不饿?那边好像在卖小糖糕。”

“好啊好啊,媛媛要吃小糖糕!”媛媛听到有好吃的,也就忘了说好玩的东西了。

周东推开门,突然被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一根粗红绳子,他有些惊慌,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地上躺着的红绳子,仿佛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他突然发了疯似的转身就跑,可是前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红绳子,就像一张蜘蛛网一样铺天盖地地朝他袭来,而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挣扎而出。

“啊——”周东尖叫着从梦里醒来,一旁正在试新衣服的杨美被着实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吓我一跳。”

周东咽了下口水,挠了挠头,暗骂了一声,“没什么,媛媛回来了吗?”

“在客厅玩着呢,你去看看厨房汤好了没,好了我们就早点吃饭吧。”

周东应了声,起床套了件背心,把那个诡异的梦抛之脑后。

媛媛背对着在沙发上把玩着什么,周东笑着上前抱住女儿,“在玩什么呢?”

“看,同学教我的翻花绳。”

周东在看到女儿手中的红绳子后脸色大变,一把将绳子扯下扔在地上:“破绳子有什么好玩的!以后不准玩!听到没有!”

杨美从卧室跑了出来抱住急哭的女儿:“你吼什么,看把媛媛吓的!”

“告诉她以后不准玩!”说完周东穿上鞋就摔门而出,临走将那根细红绳子拿走了。

杨美没吭声,她看到那条红绳子了,哄了哄女儿:“乖媛媛,以后咱们不玩了,答应妈妈。”

周东将那红绳子狠狠扔进了垃圾桶,又觉不够,重新掏了出来用打火机将它烧了:“别让我看到!别让我看到!”

周东将那红绳子一把扔在了角落,看着它燃起火苗,转身朝公司走去。

红绳子上的火苗没烧多少便灭了,微微燃着烟。一个人影靠近,弯腰捡起了它。

这天的晚班,周东照常开着公交车,接送着一批一批的人潮,渐渐的乘客也少了,即将夜半,这是今天的最后一趟了。

车门打开,一个乘客上来,速度很慢,周东特意看了眼,只见那根被他烧掉的红绳子正缠在一根木头上,周东大惊失色,尖叫了一声看向上来的那个乘客。

拄着拐杖的老头似乎被周东的尖叫吓着了,直直地站在车门口:“怎么了……”

周东觉得自己握着方向盘的手在微微发抖,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向他靠近。载着最后一个乘客到了终点站,周东将车停好后,准备回家,发现那个老头始终在他身后。

“滚开!别跟着我!”周东忍无可忍了,转过身骂道。

老头却下一秒转身进了弄堂,周东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个神经病,大半夜在路上大喊大叫。

开门进屋,杨美跟女儿已经睡着了,时间已经快将近十二点了,周东却一点睡意也没有,干脆在客厅靠着看起电视来。

周东一打开便看到一群孩子围在一起玩翻花绳。

“真是见鬼了!”周东一下关掉了电视机,心有余悸。

突然一阵敲门声让周东纳闷,谁这个时候会来?

周东往猫眼里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到,敲门的声音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在了门上。周东一下打开门,发现的确没有人,可是,地上躺着一根粗红绳子,还是个花绳的样式。周东手脚一下子冰冷,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下一秒他不知哪来的劲儿,将绳子捡了起来一把从楼梯处的窗口扔了出去。

“有多远滚多远!”

周东关上门一屁股跌坐在沙发里,指针即将指向十二点,而此刻,同样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周东抬起头,双眼布满血丝,起身从厨房拿了把菜刀往门口走去,他不管究竟是谁在装神弄鬼,一会儿统统让他们下地狱!

猛然打开门,周东一把将菜刀挥了出去一阵乱砍,可是依旧什么也没有,脚底下依然是刚才的那段粗红绳子,却是换了个花绳的样式。

“你在干嘛……”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吓得周东跌坐在了地上。

他喘着粗气,目光呆滞地看着身后的杨美,嘴角不停地抽搐:“美美……她,她……来了,来找我了……她回来了……”

杨美皱紧了眉头,看着地上的红绳子,还有菜刀,还有……失了魂的周东。她当然知道周东口中说的她是谁,可她从不信什么鬼魂之说,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瞎说什么,我扶你进来。”杨美上前扶起吓软了的周东,进厨房帮他倒杯热水,手腕上的金镯子碰到台子发出声来,让杨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若有所思地咬了咬唇,慢慢露出笑来。

周东到了早晨才有的睡意,一晚上他都不敢睡觉,当年的所有记忆都清晰地浮现在他脑海里,那首她最喜欢哼唱的小歌谣也总会从记忆中跑出来,仿佛还能看见她边手里翻着花绳边念着:小姑娘,翻花绳,手指细长蜘蛛跳,拉勾勾,不撒谎,绳儿灵活姑娘笑。

杨美这晚上也没有睡好,早上见周东躺下,便去了女儿的卧室,推开门发现媛媛已经醒了,睁着眼睛看着她。

“妈妈,我想跟爸爸睡。”女儿似乎忘了昨天父亲的发火,坐起来说道。

杨美将女儿抱去了主卧:“行吧,陪你爸爸躺会儿。”

周东刚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感觉女儿在自己耳边喃喃说着什么。

“嗯?媛媛怎么了……”说着他搂住女儿靠近自己。

“小姑娘,翻花绳,手指细长蜘蛛跳……”女儿稚嫩的声音清楚地在他耳边响起。

周东立马清醒过来,一把将女儿推开!只见女儿坐在床上对着他笑,一边手指灵活地翻着花绳,鲜红的绳子顿时让周东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大张着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女儿直勾勾地看着他:“你说过,陪我玩大花绳,爸爸。”

周东听到这话,疯了似的把女儿推倒在了地上:“滚开——滚开——不要找我!不要找我啊——”

杨美冲了进来,立马抱起女儿,将红绳子塞进了自己口袋,检查媛媛的伤口。

“周东!你发什么神经!媛媛都受伤了!”说着便匆匆抱着女儿去医院做检查。

周东还是没能回过神来,蜷缩在角落里抱着头,他知道,一定是她,她的声音,一辈子都记得!

周东失手让女儿受伤的事情在两天里面便在小区和幼稚园里头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觉得周东虐待他女儿,甚至怀疑周东心理有问题,因为有人目睹周东晚上一个人在小区的小道儿上大吼大叫。

杨美也总是一副不愿提及的模样,媛媛却逐渐钟爱翻花绳。

又是夜班,周东走神了好几次,好在并没有出什么问题,最后一趟的时候上来一个背着小书包的女孩,身后并没有大人跟随,周东有些不放心地往后看了看,小女孩很安静地坐在座位上。

等到红灯之际,周东抬起眼,从镜子里看到了女孩手中在把玩着什么,他扭过头去想要看清楚些,却看到小女孩朝他抬起头,“爸爸,你说过陪我玩大花绳,可是,为什么,要套在乔乔脖子上。”说着举起套在手上的花绳。

印在周东眼里的俨然是他死去的女儿乔乔的那张脸!他嘶吼着让女孩下车:“走开——不要来找我!爸爸对不起,对不起!别找我别找我!”

后面的车辆不停地鸣笛,直到交警过来,周东才清醒过来,女孩依然是上车的那一个, 安静地坐在座位上,手里拿着的,是只千纸鹤。

周东被公司责问批评,回家的路上草木皆兵,他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他,天气又闷热,他甚至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走到小区花园的当下,被地上的一截东西绊了一下,低头一看,却是一条粗红绳子,慢慢地,绳子绕成了一个圈,而里面渐渐露出一团黑色的头发。周东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热的,全身都湿透了,赶忙哆哆嗦嗦地奔回家,进门发现妻子杨美正倒水喝,面色微红,额头一层的汗。

杨美未等周东开口,便解释道:“刚才空调突然不动了,把我给热醒了,你怎么了?”

周东冲进卫生间,不停地用冷水冲脸。 他刚才看到了,从绳子里面露出来的,是乔乔的头顶。

女儿媛媛不知何时醒来,坐在自己的小床上,面对着前面似是跟谁交谈着:“好啊,我喜欢翻花绳,你的红绳子好漂亮。我叫周媛媛,你叫什么?”

这天,周东休息,他的精神状态并不好,晚上几乎没合眼,原本打算待在家里度过,可杨美说她二伯来看他们,人已经到了火车站,她暂时脱不开身,让周东去接一下。

周东满眼的血丝,他昨夜都不敢闭眼睛,总觉得一闭上眼睛,都是乔乔那张苍白的脸,然后对着自己翻花绳,他甚至能够听到周围都是乔乔念的那首歌谣:小姑娘,翻花绳,手指细长……

车子开上了高速,这时段车辆十分通畅,甚至是很少。周东收到杨美的短信,说是副驾驶前面有没有一张罚单。周东不太乐意地打开车前小柜子,罚单他没有看到,入目的是一团粗红绳子。

周东看到前方似乎站着一个小女孩,手上套着红绳子,从这边翻到那边,耳边是乔乔的声音:“爸爸,陪我翻花绳。”

也就是一霎那的时间,周东抓紧了方向盘:“对不起……乔乔……”

随后他猛踩油门,向前面的女孩撞去。

杨美接到周东事故死亡通知的时候,她正躺在上司的床上,那个送她金镯子,许诺说会离婚娶她的男人怀里。

周东的交通事故发生得莫名其妙,没有追尾,车子自身也没有故障,更像是一场自杀。

哭哭啼啼地处理完周东的事情,杨美对于自己的计划沾沾自喜,怪不得她,谁让周东原来是个那么迷信的人,听到第一次周东说红绳子,杨美便暗暗记在了心里。之后在周东夜班回来的路上,以及车柜子里放红绳子等等,都是为了吓唬他。甚至让周东失手让女儿受伤的事情也添油加醋地渲染给大家听,导致大家都认为周东的精神不太乐观,如此一来,就算她便成了那可怜之人,谁还会多说她的不是。

去幼稚园接女儿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剩媛媛一个还没有接走的孩子,老师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表示非常同情,却想起了一件事:“媛媛妈妈,这段时间你家媛媛总一个人对着墙壁自言自语,我想大概是你们之间缺少交流,往后多陪她说说话,不然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

杨美点点头,进教室去接女儿。媛媛正对着角落坐着,双手灵活地翻着花绳,嘴里自言自语着。

“话说回来,你家媛媛还真是聪明,她可是我们班上惟一一个会翻花绳的,而且还玩得那么好。”

杨美却皱起了眉头,匆匆就把媛媛接走了。

她隐约有些心不安,这是头一次,当年怂恿周东杀了乔乔都没有这么不安过。

周东的前妻因病死的早,留下一个病怏怏的女儿,周东本就没什么钱,当初背着重病的前妻勾搭在一块儿的时候,杨美图的只是周东这个人,等到他们在一起了,乔乔便成了一个包袱。

当年周东下的手,她帮的忙做了假的口供,现场也被他们布置得像是意外失足导致勒死。这么几年过去了,杨美不再是当年的杨美了,而周东,成了永远的周东。

杨美放下女儿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眼睛红彤彤的很是难看。

她听到房门猛然关上的声音,喊了声:“媛媛?你在干什么?”

没有回应,她擦干脸,抹上粉,今晚至未来的几天她都会因为周东的事情而变得忙碌。

突然她闻到了一股什么东西烧焦的烟味,冲到客厅发现厨房已经着火,一把抱起坐在沙发上的媛媛:“媛媛你还坐着干什么!”

“我不是媛媛。”杨美的脖子上似乎被缠上了什么东西,耳边响起的,并不是女儿媛媛的声音,那一瞬间她看到了自己抱着的……

脖子越来越紧,根本难以呼吸,那样的力道绝非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所有。火势逐渐蔓延过来,面对着乔乔那张惨白的脸,杨美的眼里,只剩下了恐惧。

“轮到你了,你也来陪我翻花绳吧。”

推荐阅读:
上一篇:粘连 下一篇:恐怖故事 捉迷藏